顺发彩票网_顺发彩票平台登录

一脸懵逼的顾峥就被人以保护弱小的姿态给领了

 做好了心理建设的顾峥,转身就走到了自己的小书房中,那里有一本书,正安安静静的,翻到属于下一个世界的书页之上。
 
    在笑忘书浮现出同样的金光之后,两个转变成为了灵魂体的小球,就一下子没入到了书页之中,消失在了这一方的天地之中。
 
    再一转眼,一切都变得极其不同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还处于防御机制之下的顾峥,只觉得脑袋顶上有一股强大的力量,慌里慌张的将他的头朝着下方的地面上按了下去,一边按一边还小声的跟他嘀咕着什么。
 
    “顾峥,你倒是跪下啊,既然都到了这里了,就不要挺着你的硬骨头了!”
 
    而作为一个腰杆贼硬的纯爷们,怎么可能被人按住了就下跪磕头的呢?
 
    顾峥下意识的就梗着脖梗子朝着朝他低声的嘀咕的声音的方向,看了过去。
 
    可是谁成想,这个世界的身体,绝对是一个弱鸡崽子一般的存在,在顾峥用了吃奶的劲儿顽抗头上的力量时,依然是反抗无果的,被人给一把给按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而转过头来的顾峥,也看到了将他按在地上的罪魁祸首,一个十分面嫩的小子,带着一脸的精明,恨铁不成钢的同样跪趴在地上,朝着他拼命的打着眼色。
 
    而在地上的顾峥,转过头来下意识的看着自己因为趴在地上而弄的黑灰一般的小手,才明白,自己现在的这具身体,也是一个年岁并不大的小孩子。
 
    看着身上这灰扑扑的衣服,跟旁边的小子是统一的制式,不但如此,他的周围齐刷刷的趴着一群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小孩子,像是在统一的进行着什么集训。
 
    不会吧?
 
    顾峥的心中产生了一种不可名状的危险的预感。
 
    千万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悲惨的境遇啊。
 
    待到这些小孩子规规矩矩的跪趴着足足有半分钟的时间之后,他们的正上方,才传来了一声似阴非阴,似阳非阳的声音。
 
    “都起来吧。”
 
    而随着这一道的命令的下达,顾峥周围的小孩子们,哗啦啦的就从地上爬了起来,低垂着双手,含着脑袋,就算是浑身都是尘土,也没有人敢多余的做出一个动作。
 
    对于这些孩子们的乖巧,上首的那个人很是满意,他不疾不徐的缓缓开口道:“很好,这就是今日中,我给你们上的,跪的这门学问了。”
 
    “要知道,你们今后要待得地方,那是处处都是贵人的地方。”
 
    “那里的随便一个人物啊,只要是轻轻的捻上一个小拇指,就能给你们的小命捻没喽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一开始啊,没将这规矩学好喽,到时候丢我们内院内班的脸面是小,这身家性命都丢了,那才是一辈子的大事儿呢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里,顾峥差点就爆了粗口。
 
    t,不祥的预感……果然是成真了。
 
    就在顾峥忍不住朝着自己的下体的关键部位摸了过去的时候,那上首的人觉得对这帮小孩的警告的也差不多了,就朝着底下的人,做了下一个命令。
 
    “今儿的培训呢,暂时到一段落了,等明儿,还是先前的时辰,仍然是到这个偏殿内报道学规矩。”
 
    “我再给你们细细的将一下天家各自的要求都是什么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没有什么事,你们这群小崽子们就自由活动吧。”
 
    “可是有一句丑话,我要先说到前面,现如今你们都还不是正经的宫里边的人呢,没学好规矩之前,有一个算一个,谁也不能离开这个西偏殿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被我知道,谁因为贪玩偷跑了出去,冲撞了贵人,仔细我内门班的刑罚,能把你们给活着扒下来一层皮!”
 
    随着最后的这一声威胁的语调,实在是太过于阴森,让底下的这一群本来还欣喜几分的小孩子们,瞬间就打了一个寒颤,连脸上的喜色也收敛了两分。
 
    看到底下的人还知道怕,上首的内侍则是很是满意,这些个新人,知道畏惧,那才叫对了。
 
    这宫内等级森严,要有畏惧之心,那才是活的长久之道啊。
 
    自己警训的目的达到了,这内侍主管也不打算在这里多费时间,他将手中的帕子往嘴边轻轻一抹,就在一旁一个半大的小黄门的服侍下,从偏殿唯一的四房桌子前站了起来。
 
    亦步亦趋的穿过了这些仍然不敢动弹的小孩子的身旁,走出了西偏殿的大门,消失在了一眼都看不到尽头的偏殿的走廊之内。
 
    直到那主管的脚步声,半分也听不到了之后,这偏殿内的几十个孩子,才瞬间的放松了起来。
 
    这般年纪的男孩子,正是人嫌狗憎的年龄,一没有了约束,瞬间就笑闹到了一团。
 
    但是独独这里边有一个小孩,却是愁眉不展,仔仔细细的摸着袍子的下档处,生无可恋的碎碎念着:“果真没有,我t就知道。”
 
    “笑忘书,你个孙子,你丫给我出来啊!混蛋!”
 
    而这个时候被点名的笑忘书,则是如同雕塑一般,伫立在空间的小角落里,伪装成了一个蛋蛋,对于顾峥的谩骂是充耳不闻。
 
    而顾峥这般反常的反应,也引起了一旁‘好心帮忙’的小朋友的注意,他赶紧过来拽了拽顾峥的袖子,有些担心的询问到:“顾峥,你没事吧?”
 
    “可是那里还疼?不应该了啊,咱们割掉蛋蛋的时候,距离都已经过去了小半年的功夫了,那里怎么还会难受呢?”
 
    “莫不是?你又没控制住,尿尿了?”
 
    对于一旁过于热心的朋友的脑补,顾峥刚翻了一个白眼,眼珠子就是滴溜一转,顺势就做出来一个极其尴尬的表情,朝着那个小朋友轻轻的一拽回到:“我,我想回房间换换衣服。”
 
    “我身上的衣服,刚才全被弄脏了。”
 
    看着顾峥委屈巴巴的诉苦,一旁的小朋友低头看了看顾峥跪着的位置,果然是整个偏殿角落中,一处没有被仔细清扫过的地方。
 
    也难怪自己的朋友对于跪拜的训练是那么的反感呢,他这个朋友,打小就是一个爱干净的孩子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,小朋友叹了一口气,拉住顾峥黑乎乎的爪子,也不嫌弃对方脏,就领着他往偏殿的侧门而去。
 
    “那咱们回房换件衣服吧,我顺便给你打点清水洗洗,也难为你今天能在那个地方坚持下来。”
 
    说完,一脸懵逼的顾峥就被人以保护弱小的姿态,给领了出去,两个人就穿过一条幽静的小路,抵达到了一排房门都是一个模样的,有些老旧的厢房之处。
 
    随着一个小手,将最里边的门给推开,顾峥就知道,这就是他今后的寝室了。
 
    “进去吧,我记得你前天刚把一身换洗的衣服给放在了枕头边上,趁着现在没人,你在里边赶紧将衣服换了吧。”
 
    随着顾峥一起进门的小朋友,看着顾峥一脸的茫然,就拿起一旁一排架子上摞着的一个木盆,继续嘱咐道:“那我出去打盆水,咱们一起洗洗哈。”
 
    “哦,”从小朋友的话语中得到了提示的顾峥,装作若无其事的就朝着这一排的大通铺中,唯一的一个枕边放置了一叠衣服的床位走了过去。
 
    在身后的门嘎吱的再一次的被推开,小朋友拿着木盆消失在了房间之内后,他就迅速的闭起了眼睛,立刻就接收起了这个世界的委托人的记忆。
 
    待到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顾峥只剩下了一声冷笑了。
 
    因为这是他接到过的最莫名其妙的委托,一个委托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愿望到底是什么的奇葩的任务。
 
    这名委托人,毫无例外的,也是名为顾峥。
 
    在这个到处是战乱的世界中,托生在了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城镇中的家庭。
 
    免受了在城市外的那些百姓们的战乱之苦。
 
    按理来说,他应该会和一个普通人一般,过着虽不富裕,但是能够娶妻生子,苦乐俱全的平凡的生活。
 
    可是偏偏,这朝廷和国家的交替,就波及到了他们这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家庭之中。
 
    原本的周国的朝廷,一夕之间就变成了宋北国的地盘。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